中國農業歷史與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旧事 >

    当前栏目:新闻旧事

    财主跟 金锅

    2020-08-27 22:33:46

    很早以前,微山湖畔有个陶家庄,陶家庄有个陶员外。陶员娘家里很阔,从小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陶员外老了,又没有知足了,做梦也想着家里有棵钱树子,再没有有个聚宝盆,有用没有完的金子,花没有光的银子。他表示上对于人跟 跟 气气,背后里欺侮扛活的,做尽了好多坏良心的事,长工们背后里都管他叫“陶善人”。     陶善人有个习气,天天太阳没有露红都要到湖边上走一走。     这天清早,大雾很浓。陶善人悠闲地在湖边上走着,看见微山湖上有座城池,他身不禁己踏上了湖边的一只划子,缓缓地向那座城划去。他感到奇异,这么大的微山湖里怎样会有座城呢?     陶善人划着船来到城门口,拴好了船,一低头,看见城门口上门有三个大字:洛阳城。陶善人站了一会,大步向城里走去。     他来到街上,见挑挑的、卖蒜的、补锅的、卖蛋的,人良多,不一点声音。陶善人走进了一家店铺,看见掌柜的跟 店伴计正趴在柜台上,两只眼瞪着他。陶善人在柜前看了看,出了这家店铺,进了那家店铺。他见这家店铺跟 那家店铺一样,人全跟 庙里的菩萨差未几。他走进没有少店铺,都是这样。他看到店铺里柜台上有一口小锅。小锅大小正合适一个人烧饭吃。陶善人想:用这口小锅本人煮人参汤喝,再好不外了。他看了看店伴计,见两个店伴计背着身子站着,就把锅往怀里一揣,慌三忙四出了店铺,来到大巷上。他见街上还很僻静,心里惧怕了,两条腿没有住地打着摆子。陶善人怀里揣着锅,缓缓腾腾往城外走。来到城门口,看见城门四面涨满了水,他的划子在水里打着转转,他解开船,慌里张皇上了船。回首再看洛阳城,不由吓呆了:洛阳城让水沉没了。   划子人不知鬼不觉向岸边飞去。到了岸,陶善人一个大步下了船,正想拴住划子,就见金光一闪,划子没有见了,太阳也从东边出来了。     “许是一场梦吧?”陶善人本人对于本人说。他揪了一下本人的胡子,好疼!明显没有是梦。     陶善人心里很没有是滋味,他慢腾腾地向家里走。刚刚进大门口,媳妇就迎出门来,诧异地问:“老头子,今天是怎样啦,回来这么晚?”     “嘿嘿!”陶善人强笑了笑:“在外面走了一大段路,回来晚了些,路上还拾了口小锅。”陶善人怕媳妇听了会惧怕,没敢说出误入洛阳城的事。     “一口什么样的锅?”陶夫人问:“拿出来我看看,放在哪了?”     “在这儿呐!”陶善人说着话,从怀里拿出了那口锅,破时金光闪闪。     “老头子洪福,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哎呀!可了没有得啦,是一口法宝金锅!”     “是吗?”陶善人惊奇地问。     “老头子,他人能骗您,我还能骗您?”     这时,丫环、仆人据说陶善人拣了口金锅,全都围了上来。这个仆人说:“老爷真是有福之人。”阿谁说:“老爷的洪福比东海的水都长。”     陶善人笑眯眯地说:“夫人,我们今天温锅要做点什么好吃的呢?”     一个丫环接过话头说道:“夫人没有是六十六大寿吗?用它煮肉吃吧!”     陶夫人吃肉心切,不论是没有是良辰美景,就叫仆人动起手来。     天过晌午,陶夫人吃完了肉,心里却有说没有出的滋味。她有些犯疑:“金锅煮的肉为什么没有如铁锅煮的肉好吃呢?”     这时分,管家凑在陶善人的耳旁,低低的声响说道:“小时分,在家里听俺老爷说,要是只宝锅,放在锅里的货色,用也用没有完。”     “此话认真”陶善人将信将疑。     管家说:“老爷没有信,尝尝看。”     陶善人跟 管家亲主动起手来,把锅里的肉一勺一勺地往外舀。舀一勺,又一勺,锅里仍是那么多肉。陶夫人很惊疑,突然陶夫人的脸又撂了下来,“咱们有肉吃算什么?放进钱,用也用没有完,花也花没有尽没有是更好吗?”可是锅里肉舀没有完怎样办呢?”管家眯着眼,又出了鬼点子:“咱们没有如把金锅弄到微山湖里,洗擦清洁锅里的肉,没有就成了聚宝盆吗?”     没等陶善人批准,陶夫人跟 管家抬着金锅向微山湖走去。     陶夫人跟 管家来到湖边,当心地把金锅放进水里,还没等他俩着手刷锅,只见金光一闪,金锅沉水里去了。     管家跟 陶夫人一见,慌忙用手去抓金锅,哪里还抓得到?     这时陶善人也来到了湖边,见老婆跟 管家正在湖边捞什么,认为又碰上了金银财宝。从前一问,才晓得金锅不了,差点没把他气死。他恶狠狠地骂道:“您们把我的金锅弄到哪儿去了?”     陶夫跟 管家吓得一句话也没有敢说,浑身上下直打哆嗦。     陶善人愈加朝气,一把把夫人推到了湖里,随后一抬腿又把管家赐进了水里。他站在岸边,大声哭喊到:“金锅,我的金锅!”一没有当心,脚下一滑,陶善人“呯”地一下也跌进了湖里。     三人在水里挣扎了一会,往下一沉就没有见了。                   一九八七年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