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業歷史與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旧事 >

    当前栏目:新闻旧事

    如果不存在美国二战时日本会击垮中国吗

    2019-12-31 22:42:56

    高票答案难不成是穿越了么?这是活在上世纪30年代的低调俱乐部文人吧?抗日战争打不下去的不是中国而是日本,正是因为在中国战场不断失血导致的经济崩溃,日本才不得入侵越南抢粮度荒,并进一步引发美国对日制裁,对日制裁则引发日本偷袭珍珠港。侵华战争打不下去了去入侵越南,入侵越南被制裁就去偷袭珍珠港。这才是日本挑起太平洋战争的逻辑线。日本学者纐缬厚在其《何谓中日战争?》一书中说:可以说,当时的处境是,面临注定的战败,虽然想要撤军,但已深深陷入泥沼而不能自拔,最终陷入了持续损兵折将、加剧国力消耗的困境。“中日十五年战争”自以柳条沟事件为起因发生的九一八事变开始,经卢沟桥事件而发展为全面战争,耗尽了日本的主要战力,国力亦疲惫不堪。在战争之初,中国不堪一击以及压制论弥漫了日本政府和军部,舆论界和媒体也大肆宣扬对中国的战争必胜。在这样的国内舆论形势下发动了侵华战争,陷入了如同美国对伊拉克战争一样的泥沼。为了摆脱这一困境,当时采取了对东南亚地区武力进攻的对策,并由此引发了对英美的战争。总之,对英美的战争,可以说是作为中日战争的延伸而启动的。那么,日本究竟面临怎么样的困境呢?企划院对经济国力的判断就极为悲观。我国国力于1938年度达到最高水平,1939年开始下降,在日中战争第三年就处于严重状态。不管陆、海军的武器装备生产如何增长,基础国力还在不断下降,国家计划没到日中战争第三年就开始破产。——《大东亚补给战》作为工业生产核心的钢:钢铁工业由于矿石、生铁和废钢铁不足,10-30%的炼钢、轧钢设备停工待料。钢材尤为不足,减产30%。——《大东亚补给战》而最要命的粮食,情况最为凄惨:日本为突然表面化的国力穷困状态而苦恼着。寄以极大希望的扩充生产力计划已正式开始执行,而实际完成情况仅仅为计划数的80%。电力不足、严重的米荒一齐袭来。在东京各警察署管区内,许多人家的米谷保存量降到平常需要保存量的一半以下。警察署长亲自和粮商一同为买米而奔走,并采取了每次出售限制在二升以下的办法。39年在东京和大阪等城市,粮荒表现的尤为严重,市民每次的购买量被限制在二升以下。粮食问题造成民心极度不安,发展成为阿部内阁倒台的最大因素,接着组阁的米内内阁任然为此问题而苦恼,直到1940年5月,每次内阁的阁议仍“总是议论米的问题”。——《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为什么这么惨?一方面是为了应付战争需求输入大米(从台湾、东北和朝鲜)大幅度降低。1938年为225万吨,1939年为145万吨,1940年只剩下48万吨。一方面日本本土农业生产受到很大破坏。1937~1941年间,农村劳力减少了207万人,农业用地减少了237774町。1940年稻米较前5年的平均产量减少了431.5万石;而1941年的产量又较1940年减少了578.6万石。1941年日本实施的配给制规定,成人每日口粮定量330克。配套颁发的“白米禁止令”,即要求糙米和精米混吃。这个配给量甚至已经低于中国灾荒年时代的标准。很多人宣称日本是为了石油才去打太平洋战争。实际上相对于石油,饥饿才是日本最为迫切的危险。为了解决口粮问题1940年日本花了2亿日元外汇从越南进口大米。2亿日元外汇对于当时的日本是个什么概念呢?当时的美国驻日大使约瑟夫·格鲁在回忆录《使日十年》中说,在1941年10月:可以利用的外汇,总数约为2万德国马克,需要付外汇的契约到期时,日本政府势必拖欠。你没看错,2万,不是2亿!因此,对于日本来说,1941年最严重的问题并不是美国的禁运,而是即使美国不禁运,日本也根本没钱去购买米和油了。这也是日本冒险入侵越南的根本原因。何况日本要买的仅仅是米和油吗?铁矿、矾土、橡胶、铅、稀有金属乃至硫酸,日本每样都主要或完全依赖进口。而在1941年10月,日本总共只有2万德国马克的外汇用来购买这些。什么是绝境?这就是绝境。不然你以为鬼子真不知道老美惹不起么?要继续侵华战争,日本唯一的出路是美国把日本列入租借法案。好吧,你干脆说东条英机是罗斯福他爹好了。所以日本选择了一条非常有日本特色,符合日本思维的道路:用一个更大的危机来掩盖现在的危机。美国历史学家彼得·利伯曼(PeterLiberman)有一本著作叫《征服合算吗?》。书中指出,一个国家征服另一个国家能增加物质资源,进一步增强其经济基础。对占领者来说,这些新增资源的多少是变化不定的,它依赖于被占领国的经济发展程度和占领者严加管制的意愿。战争期间只能维持生存的农业国是没有什么资源可被占领者榨取的。被占领国要具备相当程度的现代经济成分——特别是工业化、有效的运输和信息等基础设施,这样占领者才有利可图,否则,剩余产品太少,汲取费用太高。入侵时的战争破坏程度也影响占领者的获利前景,因为恢复现代工业所需的时间取决于损失的大小,因此也影响着占领者的汲取能力。至于占领者,利伯曼发现,其限制条件是是否打算积极无情地捞回征服成本。“占领政府”的经济汲取率不可避免地低于本国政府控制时期。如果占领国不愿意强迫被占领国服从,那么汲取率将降到零。占领者必须试图通过严厉的镇压迫使被占领国屈服,尤其是被占领国民族主义情绪特别强烈的时候。利伯曼研究得出,1937至1945年日本占领中国,维持占领的费用庞大,而从这些支离破碎的占领地区汲取财富和资源的前景暗淡,且贯穿战争之始终。中国当时现代经济部门极其不发达,以至于不能快速产生回报;其通信设施落后,以至于不能执行高压政治;民族主义力量又是如此强大,以至于日本占领者不支付巨额镇压费用就无法进行经济剥削。而这巨大的消耗仅仅3年时间就压垮了日本经济,迫使日本不得不寻求更加极端的军事冒险。从历史事实来看,日本是在对亚洲的战争中,尤其是在对中国的战争中战败了。也就是说,日本战败,根本上是由持续不断的所谓“中日十五年战争”(1931年9月---1945年8月)的长期战争所决定的。——《何谓中日战争?》最后,我们一起来复习一下《论持久战》。虽然我怀疑知乎有多少人看过《论持久战》。从社会行程说来,日本已不是兴旺的国家,战争不能达到日本统治阶级所期求的兴旺,而将达到它所期求的反面——日本帝国主义的死亡。这就是所谓日本战争的退步性。日本国度比较地小,其人力、军力、财力、物力均感缺乏,经不起长期的战争。日本统治者想从战争中解决这个困难问题,但同样,将达到其所期求的反面,这就是说,它为解决这个困难问题而发动战争,结果将因战争而增加困难,战争将连它原有的东西也消耗掉。它是快要死亡的帝国主义,它已处于退步时代,不但和英灭印度时期英国还处于资本主义的进步时代不相同,就是和二十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日本也不相同。此次战争发动于世界帝国主义首先是法西斯国家大崩溃的前夜,敌人也正是为了这一点才举行这个带最后挣扎性的冒险战争。所以,战争的结果,灭亡的不会是中国而是日本帝国主义的统治集团,这是无可逃避的必然性。日本在中国的掠夺虽然不能说它绝对不能有所成就,但是日本资本缺乏,又困于游击战争,急遽的大量的成就是不可能的。日本威胁南洋和威胁西伯利亚,将较之过去更加严重,甚至爆发新的战争。今日中国的军事、经济、政治、文化虽不如日本之强,但在中国自己比较起来,却有了比任何一个历史时期更为进步的因素。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军队,就是这种进步因素的代表。中国今天的解放战争,就是在这种进步的基础上得到了持久战和最后胜利的可能性。中国是如日方升的国家,这同日本帝国主义的没落状态恰是相反的对照。中国的战争是进步的,从这种进步性,就产生了中国战争的正义性。因为这个战争是正义的,就能唤起全国的团结,激起敌国人民的同情,争取世界多数国家的援助。这些特点,规定了和规定着双方一切政治上的政策和军事上的战略战术,规定了和规定着战争的持久性和最后胜利属于中国而不属于日本。战争就是这些特点的比赛。这些特点在战争过程中将各依其本性发生变化,一切东西就都从这里发生出来。这些特点是事实上存在的,不是虚造骗人的;是战争的全部基本要素,不是残缺不全的片段;是贯彻于双方一切大小问题和一切作战阶段之中的,不是可有可无的。观察中日战争如果忘记了这些特点,那就必然要弄错。

    上一篇:人类能不能吃狗肉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信箱

Copyright © 2013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55号 邮编:100190京ICP备0504660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