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女体色图

走廊笔直而又空旷,声音的传播效果极好,沈曼喊完了一嗓子之后,马上就蜂拥过来了一群警察,大家伙把金柯从审讯室里扶出来,把那两个警察同事给抬了出来,本来是要送三个人去医院的,但金柯执意留下来,并命令人把正在打电话的林昆给团团围住了,指着林昆冲身边的属下们下命令道:“快……快把他给我控制起来,这个人袭警!”
林昆眉毛一挑,道:“你胡说什么!”她犹豫是因为她想起了之前的那次经历,那次就是因为喝醉了酒,稀里糊涂的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发生了关系,然后就剩下了澄澄,说来也荒唐,到现在为止,她连那个男的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好的楚叔,那我就不拘束,也不客气了。”林昆笑着道,端起茶杯小抿了一口茶,他根本不懂得喝茶,但这茶入口的口感确实说不出的好,一看楚相国就是拿出了真心实意,这让林昆很欣慰,真正的有钱人看待茶叶可是比香烟和名酒都要贵重,香烟和名酒归根到底都会伤身,但茶叶不同。
林昆回到家,本来打算先睡一觉,然后中午的时候再出去吃点东西,下午再随便找点事儿干,这一天晃荡晃荡也就过去了,结果他刚进家门,兜里的电话就响起来了,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一接听是澄澄的班主任冯佳慧。
“我去,这娘们!”林昆站在原地说了一声,这一幕恰巧被刚送苏有朋来上学的李春生看到了,这小子皮痒痒的跑了过来,笑着打趣道:“师傅,被师傅甩啦!”
“好吧,那妈妈原谅爸爸了,不过澄澄得跟妈妈说实话,今天爸爸还带澄澄干什么了?”
小楚澄仰起小脑袋,高兴又天真的问林昆:“爸爸,这菜地里能长出人参果么?”
“怎么样,林哥,还满意么?”徐广元在一旁奉承的道。“嗯,外表是不错,不过关键是内在。”林昆边说边向老捷达走去了,掀开了机关盖检查内部的结构,先是确定了发动机、变速箱,然后是其他一些的小细节,徐广元站在一旁谄媚的笑道:“林哥,你就放心吧,这车是我亲手改装的,我徐广元的手艺在整个中港市绝对是一流的,车里的这些元件,也都是从国外空运过来的,保证是绝对的原装进口。”
阿虎目光陡然冷冽起来,冷冷的冲阿东一笑,撸着拳头便向阿东走了过来,同时他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杀气,将阿东和他的弟兄们笼罩。
今天一天她都请假没去上课,三个室友是知道她今天要搬家的,却没一个人说要帮她的忙,只有蒋晓珊还算关心的问起过她要搬去哪里,她说了一句是一个挺偏的地方,蒋晓珊便马上没了下文,抱着杂志去上课去了。
其他的服务员、服务生这时候则凑在了一起愁眉苦脸,大家伙警惕地看着在另一边玩沙漏的林昆,这都玩了好几个小时了,一边小声地窃窃私语,叽叽喳喳说的大概都是一个意思,感觉这个新老板比天娇姐还不靠谱,天娇姐怎么说还能给他们发工资,可这新老板上来就搞酒水免费,这还能有钱给他们开工资么?
林昆认真的点头,道:“冯老师,这件事我知道了,回家我就好好教育这小子,谢谢你对我家澄澄的关心,等改天有时间,我请你吃饭。”
陆宁笑了笑,说:“王妈就不必再费心准备新题目了,因为这场赌博,我感觉你会输呢,我的头发,有九万两千一百五十六根!”
于亮转过身,冲身后跟着的几个小弟招呼一声,“哥几个,我们走。”临走前目光深深的向韩心看了一眼,嘴角淫邪的一笑,满是调戏的味道。
“老板,外面有人找你,说是你的老朋友。”浓妆女阿红恭敬的说道。“哦?”阿红又道:“老板,其中的一个好像是今晚来给你送钱的那个,王倩的姘头。”
前世的自己,最感兴趣的自然就是各种武装器械,从冷兵器到热兵器,都是自己的挚爱,自己打过铁,锻造过弓弩,也亲手作出过火绳枪、燧发枪等等古董枪械,但是,那是有现代技术支持。现在嘛?!却不知道了。
“算了,我也不跟你这无赖再强调了,你喜欢叫就叫吧,反正我不是你老婆。”林昆暗暗咬牙,这样说也算是妥协了,关键是她不妥协也没辙啊,她都明令禁止了那么多次了,人家该叫她老婆还是照叫不误。
“就是啊,还是男人么!”“你倒霉了!”林昆目光冰冷的扫视了周围其他几个卖货女一眼,冷冷的道:“再废话,连你们一起打!”
死人了。灵芊的声音忽然从门口传来,惊的我浑身一激灵,像是没听清楚她的话,追问起来:“有人死了?谁死了?”灵芊没有回答转身走了出去,我朝外看,门外面的的空地上围着不少人。人群之中似乎有一个妇女正跪在地上哭泣,村长老汉和周遭的人正在劝慰,地上放着一具尸体用白布盖着。
阿牛一家方才由自己的奴仆陪着在这处繁华之地闲逛,是以,二姐在附近的质库遇到阿牛一家,再正常不过。
林昆起初一愣,但接下来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他捂着林昆嘴巴的手,正是他刚才情急之下捂着那里的手,又去捂林昆的嘴巴,这是不是就相当于……间接的一次亲密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