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業歷史與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农家者流 >

    当前栏目:农家者流

    人贩子为什么不能一律判死刑

    2019-12-31 22:43:35

    想要遏制人口贩卖,一条就行了:买主死刑。只需这一条,将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对人口贩卖活动简直就是降维打击。首先说一下死刑对人贩子和买主不同的影响。对人贩子:天底下有一个人贩子做这行不是为了赚钱的吗?没有!因为人口贩卖这行入行门槛低,来钱快,利润大!任何一个符合这三条的行业的从业者,都不怕死!走私、贩毒等,判的够重吧,消亡了吗?所以,只要有暴利,他们就永远存在,所以死刑对遏制人口贩卖这事儿吧,咱不讨论,自己感受。但死刑对买主可就不一样了。因为和人贩子不一样,大多买主买妇女儿童不是为了谋利,而是为了给老光棍买媳妇儿、给家族续香火等等,概括来说,是为了过日子,而且是为了过好日子。如果说,因为买妇女儿童别说过不了好日子,甚至眼下的烂日子也不让过了,甚至死刑!你们说买主还会不会买?这是从买方市场的购买动机上进行打击。如果买主会被判死刑。首先就是人贩子掌握了买主的生杀大权,买主会担心人贩子牺牲自己换减刑,也会有一大批买主放弃买卖妇女儿童。其次,买主的买卖儿童的消息一旦走漏出去,你们猜他一天得接到多少敲诈勒索电话?如果同村的游手好闲又好吃懒做爱赌博的刘痞子,知道了只要举报张三买孩子就会让张三领死刑,你说他得敲诈张三多少钱?而刘痞子恰恰是个大喇叭爱显摆,张三买孩子的事儿他得告诉多少人?那张三将会成为多少人的摇钱树?总有一天会把他逼的无路可走。而且不要觉得农村都是铁板一块互相保护的,那是有共同敌人的情况下。一旦你家孩子是全村最漂亮、最听话、最健壮还是最便宜的,那你完了,全村几百口子人至少会有一个神秘人悄悄地举报,然后他们心里就舒服了。只要攀比心在,永远都会有一个性价比最高的娃。人类是不可能没有攀比心的。这就是《三体》里的黑暗森林理论啊!只要有买主的信息曝光,无数的猎人中只要有一个人开枪,买主就挂了啊。而且一旦买主死刑,估计短时间内会有大批量的人贩子改行,专门敲诈之前买孩子的老客户,这可比拐卖妇女儿童门槛更低、来钱更快、利润更高、且可持续性更强。都是为了挣钱,这个钱打打电话就赚到啦,谁还走街串巷拐孩子去,累呵呵的。到时候偏远山区的村头、十八线县城公厕墙上、非法网站上估计到处都是求购疑似买妇女儿童的家庭信息的广告。当然,人贩子少了,诈骗犯多了,那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咱们不在此做讨论。这种狗咬狗的策略,执法成本低、见效快,自首倾向较强,极大减轻了基层民警的压力。第二条:给予减刑机会。这一条是为了打入敌人内部,保护被拐卖人人身安全。这还得开一个人道主义路子,主动自首减刑呀、主动送孩子回家减刑啊,当然必须要有的当然是:举报减刑,协助救助走失儿童减刑。比如:某天同是买主的隔壁老王对买主张三特别热情,张三以为俩人都是买主,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结拜了兄弟,约好一走漏风声立马撕票,互相帮助毁尸灭迹,结成利益同盟,结果警察突然从天而降,张三都来不及杀儿灭口销毁证据就被抓了毙了,张三买来的孩子在老王平日里套近乎的帮助下养的白白胖胖的,毫发无损的回了家,而老王拿着减刑同意书深藏功与名,成为了污点打拐战士,并且在监狱里学了一手好手艺,想着出狱后打工赚钱回村盖房续弦争取老来得子走向人生巅峰。当然有人提到了一推出“买主死刑”,买主们会立马撕票,这样的情况会有,肯定会有,但不会太多。还是因为买主大多是为了把买来的孩子当宝贝养的,情感上很难做出为了自保杀害买来的孩子的决定,如同一个超级丑女自己没对象,倾家荡产买来了彭于晏当男宠,彭于晏少不更事,对丑女特别好,丑女也深爱彭于晏,突然说买彭于晏死刑,她怎么舍得立马杀掉他呀,他那么可爱。而且买孩子是穷人,因为富人可以领养,穷人为了买孩子很有可能是散尽家财的,只是因为听到风吹草动就亲手毁灭毕生积蓄买来的物品,这也很难,更难的是毁灭了这一个,没钱再买新的了。侥幸心理会得到空前的膨胀。评论里说的,一有人发现立马撕票买新的,太幼稚了,买主要是都这么有钱了,早就有福利院领养资格了。第三条:抢公车理论。而全村参与人口贩卖的情况也是存在的,这得用抢公车理论后和后期利诱相结合了。全村参与人口贩卖大多是两点,一是这地儿太穷了,二不孕不育治不起。就鼓励全村第一个自首的免于刑事处罚并且由扶贫干部帮助盖红砖房一套,附带家具家电和电动车;第二个有红砖房和电动车,没有大彩电;第三个只有红砖房……;第十个追究刑事责任……第十一个……名额有限,先到先得,后到挨揍。当一个村子里大多数人有自首情节,那自首就是这个村子里神圣不可侵犯的,是村子里的政治正确,少数人不管对错都是公敌。当然,对于解决根本原因依旧是要靠精准的扶贫,解决老百姓的经济问题,还有医疗援助,解决看不请病的问题,才是根本。人口贩卖,罪大恶极,人神共愤,丢失一个妇女儿童,毁了一个家庭几代人,让他们一辈子在阴影下生活。买主养育多少年孩子,他也是买主,他是出钱把孩子当商品一样买回来的,不是养父母,这是赤裸裸的犯罪,他们是毫无良知的败类,是人口贩卖的根源,不接受任何对于买主的善意。知乎群体以青年为主,别说生孩子了,大多人连婚都没有结,所以未婚未育的知友们,你们的观点不评价,但希望你们有了自己的宝宝后重新回答这个问题。当然,从立法的角度来说,如同打击贩毒判吸毒人死刑、打击卖淫判嫖客死刑一样不现实。只不过是情绪宣泄而已,还请别较真。只不过是情绪宣泄而已,还请别较真。只不过是情绪宣泄而已,还请别较真。但是从至亲缉毒警被杀的家人、被拐走儿女而寻不到的家长的角度来说,他们一定觉得判买主、吸毒人员死刑都是轻的了。还只能是希望正义之士们能推动法律在保护人身安全方面,更健全、更细致、更有威慑力。我以为没人关注这个回答,还挺热闹,真好,打拐这事儿,理性不理性的,有人关注就是好事儿。我自己比较激动,也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在自己身上。十几年前我的弟弟走丢。那会儿他才刚上幼儿园,白白胖胖的,小小的眼睛不帅,但挺可爱,长得有点像飞屋环游记里的男主,他特别乖,每天会想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逗大家开心,我每天下学也是拿他开心,觉得就是一个大玩具。在上街买东西的时候没留意,自己走了,然后就找不到了。父母也就不去上班了,单位的同事们除了值班的,几乎是全员出动,来了个覆盖全县的贴寻人启事的单子,那会儿有车人家还不多,那些叔叔阿姨们都是骑自行车摩托车挨个村委会去贴,有的人自行车货架上有的人还绑着大喇叭,循环放寻人启事吸引注意力。老家的亲戚们也都赶来领任务,当时父母已经癔症了,把存折房契直接给了族长,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把我弟找回来,家族的族长来给亲戚们分工,分头行动,人情社会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也许是平时善事做的多,老天爷开眼,我们真是幸运,仅用了四五天,就找到了,很多村还没有去,去隔壁县的、沿着国道走的朋友也都陆续回来。我弟是被同一个乡但隔几个村的养牛老鳏夫捡走了。偶丧早而无后,家贫未续弦。进城买饲料看到了走丢了弟弟,买了个糖就领走了,想着给他当儿子养老。去了老鳏夫家,我弟待遇不错,老鳏夫给买了很多玩具,每天都吃方便面,还打两个鸡蛋。在那会儿我们那边的农村,方便面可是奢侈品。我妈看到了我弟直接晕倒在院子里,被拉到最近的赤脚医生家里灌水,我爸头发全白了。没让爷爷奶奶去。老鳏夫也不反抗,只是盼子心切又领养无门,几个年轻亲戚们要把他吊起来全县游街,被警方制止了。后来老鳏夫把家里的牛杀了,给老家亲戚送了过去转交我们,也算是赎罪了,毕竟杀牛对他来说无异于自绝生路,而且在捡我弟之前,想必这头牛就被他当儿子作伴的吧。再后来听县里的扶贫干部说,这个老头好多年前就去南方打工了,是死是活也不知道。世人皆苦……每次看到拐卖儿童的新闻就在想,我们怎么这么幸运。万一我弟是遇到了真的人贩子可咋办?万一弄到了大山里咋办?万一我弟真的被买去弄残了当乞丐咋办?他一生杳无音信是死是活不知道,父母该如何面对?找回我弟后的近一年里,父母经常做噩梦,梦见我弟没回来哭着喊着爸爸妈妈救我,然后哭醒后看到我弟后,回忆涌出来,接着哭。而现在的情况是,有几个丢了孩子的人有我们幸运呢?我感觉我们是最最最幸运的。我弟现在已经二十多岁了,身高一米九二,体重205,高中体育生,前天买了一台实木小茶桌九十多斤,自己捆个绳子就拎上了二楼,准弟妹是个一米七四的小姑娘,一百一十斤的体重,说爱我弟因为有小鸟依人的感觉,喜欢坐在我弟肩颈上逛街,多么可怕的安全系数啊,路边的野狗都不敢乱叫,但我妈依旧每天提醒他注意安全,晚上锁好门,出门在外一定要怎样怎样,旅游一定要选择正规旅行社吧啦吧啦,这事儿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啊,依旧徘徊在我爸妈心头。如今自己也有了孩子,也理解了父母的心情,丢一个孩子,真是比被虐杀了还痛苦千万倍,至少虐杀的痛苦,还是有尽头的。自己也不是太懂法律,死刑不死刑的,不过是宣泄情绪而已,还请别较这个真了。法理立法啥的更是如同天书,希望知乎的精英们为保护这个群体做一些努力吧,多一些探讨多一些论证,在自己的领域内有所建树后弄个人大代表,去缔造更好的安全环境。总之,不管怎样的方式吧,希望所有的家庭能够团团圆圆吧。希望以后所有买主都畏惧死刑不敢买妇女儿童,买过的主动自首争取减刑,人贩子主动配合警方劝说老顽固自首争取缓刑,穷的娶不起媳妇的申请扶贫政策,不孕不育的早日康复。这才是法律的威慑作用。

    上一篇:请问这种字体在AI中是如何实现的
    下一篇:你最喜欢的苏州话节目主持人或苏州话节目是哪一个为什么

联系信箱

Copyright © 2013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55号 邮编:100190京ICP备0504660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