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belamionlin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飞,你马上带几个兄弟过来,姐这边有事需要你处理一下……嗯,我把地址发给你,你直接上来就行,我就是要看那小子当众丢人!”

或许是这威严的声音可以安定人心,又或许是听闻已临近道院,修灵室内的学子一个个从之前的梦境中缓了过来打起精神,纷纷转头顺着窗户向外看去。

老大夫亲自扶着林昆从急诊室里出来,林昆捂着胸口,装作一副痛苦的表情,林昆和澄澄候在急诊室外,见两人从急诊室里出来了,澄澄跑到了林昆的跟前,抱着林昆的大腿仰着关切的问道:“爸爸,你没事吧!”

老杨杵在门口有些尴尬,要不是知道里面有位得罪不起的主儿,就他那平日里狐假虎威惯了的脾性,早就扯开嗓子大骂了,甚至上去拳脚相加,但此时他心里就是一百个不乐意,也得悄悄得把那臭脾性收回去。

喀嚓......夜空中一道闪电划过,将阴蒙蒙的街道照亮,几个静静站在墙角,如同雕像一般的男人,正目光阴鸷地望着天火酒吧的大门口,闪电划过之后,他们身后那黑漆漆地巷子里,密密麻麻站满了人。

李煜微微一笑,“东海公逗你玩的,他最近屡屡和人豪赌,每次的彩头是三十万贯,可赢了许多呢!”徐文第就有些流冷汗,这,这人家,要较真的话,真是高攀不起啊。“姐夫,你就回去准备吧,我姐夫都提前叫了,你要反悔的话,天涯海角,我也抓你回来!要不,我没面子不是?”“不敢,不敢……”徐文第额头汗水清晰可见,和这东海公聊天,压力好大。

徐梅彻底的傻了眼,店外聚集的看热闹的人群还没散,众人沸沸扬扬的冲他指责着:“太可耻了,居然故意栽赃一个小孩子,幸亏人家家长发现了……”

“好儿子。”林昆笑着摸了下小楚澄的头,推开了车门。面包车停在三十米之外,不得不说西域人就是狡猾,旁边就是一个路口,只要发现情况不对劲,他们立马就能调头逃掉。

说走就走,林昆转身拦了辆出租车就坐了进去,剩保安一个人原地发愣……这神马情况,搞半天这小子是来当保安的?不对啊,当保安应该先找保安主管面试,通过了再去找人事部面试,这小子怎么直接就找楚董?

甘老太太和焦氏,都是倒吸口冷气,三十万贯,这,好像想象不出来是多少财富,普通农家,一年花销,也就一贯钱。

林昆咧嘴一笑,脸上尽是轻佻的表情,道:“三十万不多,不过看在董总能亲自登门道歉的份儿上,我就勉勉强强的接受了,毕竟这年头赚钱都不容易,董总还养了那么个败家的儿子,咱们都是做父亲的,我就体谅体谅你。”

林昆看了小男孩脸上的伤后,马上就严厉的问楚澄:“澄澄,这是你干的么?”

“你……”林昆忍不住的就想要教训林昆两句,林昆却马上打断她,道:“老婆,那个……我有事要跟你说一下,我们到车里去坐会儿?”

林昆坐在车里,看着父子俩温馨感人的一幕,她的内心里感触颇多,几天相处下来,林昆给她的印象虽然很流氓,但也确实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重要的是他对澄澄是发自内心的好,这让林昆很欣慰,思绪不自觉的就转到了刚才人工呼吸的时候,最后一下他的舌尖碰到她的舌尖的那一刹那,玉女也好,女神也罢,她总归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抵不住男女之间的暧昧情感在心底翻涌,她的脸不自觉的就红了起来。

等着东海公解到一半,他才慌了神,连连对东海公挤眉弄眼的,但这家伙,铁了心,根本不理睬自己。

“爸爸,你出汗了。”澄澄仰起小脑袋道。“是啊。”“爸爸,我又不想上厕所了。”“……”

情急之下,林昆突然脑袋灵光一闪,憋足了一口气,嘴对嘴的吹进了刘小刚的嘴里,这样这孩子的体内就有空气了,就容易浮上水面了。

“爸爸,要不你陪我去一个地方吧,去了那个地方我心情就好了。”小家伙道。“哪儿?”

其中一个光头走了过来,粗鲁的将女孩从林昆的怀里拽了起来,女孩费尽全力的想抓住林昆的衣襟,但中了迷药,根本抓不住,被拽起的一瞬间,女孩晶莹的大眼睛里满是泪光闪烁,眼神可怜的看着林昆:“救救我……”

女人没料到林昆竟然能答应的这么痛快。酒吧的门口停着一辆红色的跑车,林昆准备上车,身旁的女人却是被铜山、铁山给拦住了。

李春生马上神情一凛说:“我滴乖乖,珍妮宝贝你该不会喜欢上我师傅了吧?”

这一幕,顿时就让打算离去的众人,全部脑海嗡的一声,站在那里,好似被天雷轰击,彻底呆滞。

等二货妹子彻底下楼,林昆站在门前敲了敲门,里面马上传来了黄飞不满的叫骂声:“麻痹的谁啊,这么没眼力见,老子正办事呢不知道啊!”

湖面上一团乱,大家一方面安抚悲伤欲绝的耿月娥,一方面焦急万分的寻找着刘小刚的踪迹,任谁也想象不到湖底下两股强大的杀意正在暗暗的交锋。

“哼,东北偌大的地方,出的都是气魄盖世的好汉,你一个沽名钓誉的货色,也配得上是东北人!”牛大壮下巴微仰,鼻孔冲天,煞是牛气,他是真看不上眼前这小子,说是什么漠北的狼王,组织上还有封他为零零七,他牛大壮在国安局待了三年,立下了无数的功劳,被选入特别行动处后也只是排名第十七,特别行动处里的精英一直都是三十六个人,这三十六个人各自有各自的编号,编号越靠前证明能力越高,相迎的权限也就越大,但这些对于牛大壮来说都是虚的,关键是荣誉!

“这算什么,我听说凤凰城的考核里,出了个强者叫做陈子恒,只差一丝就是古武第二重的封身境,此人更是被八个系同时送出橄榄枝,声名赫赫!”随着下院岛各个系在灵网上议论,渐渐地,更多的人被提了出来。

“换做是任何一个我们黎氏教出来的儿女,应该已经选择一个祭拜处自尽了,那样还勉强给你和给我们黎家挽回一点颜面!”中年长须男子一副无喜无怒的样子道。

可是,如果他回绝,自己脸面现在本就无所谓,但二哥,他哪里能吃得了监牢的苦?怕没几天,就会病死。

没过几秒钟,林昆的短信回过来了:“澄澄睡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这些警察不是聋子,当然听到了林昆末尾的那句话,当听到‘姜市长’的时候,所有人脸上的表情均是一颤,也包括金柯在内,看向林昆的目光也变的谨慎起来,如果电话属实,那他就绝不是一个普通无赖那么简单。

“是嫂子么?我是董局的秘书小安,董局现在在市中心医院的重伤外科……”“他把那小子打成重伤!?”徐梅惊笑的道,身旁的小史也是一脸的高兴。“不是嫂子,是董局他……他被打成重伤了。”“啊?”

一言不发,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点在乾光镜上,也不知道是镜面反光还是我看花了眼,这镜子上好像有金光亮了起来!“邪法岂能压正。”我好似能听见声音,但声音很乱而且很苍老,这声音像是从镜子里传来的,可是我又不确定。

动物园围墙外看狮子和你真的面对一头狮子是两个概念!更何况我面对的是个比狮子更可怕的怪物,它朝着树林里走。仿佛一座移动的雕塑,当其走远,狂风也渐渐停止,迷雾快速笼罩而来,最终这个巨人完全消失在了我的眼中。